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舞神电子书 >> 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 >> 第440章

440

可从前的时候,楚雄不会这样想,对于楚雄来说,对楚睿是避之不及的,恨不得一眼都不想看到这个儿子,在他的心里,这个儿子是不祥之人。

一出生就克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他也曾经找高人算过,说这孩子是天煞孤星,会克死亲人的。

尤其是自己最亲近的人。

楚睿出生的那一天,水涟漪的死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正是因为如此,楚雄一直都很疏远楚睿,甚至说是很厌恶楚睿。

也直到现在这一两年,楚雄才慢慢的想通的,也是他已经对楚睿无可奈何了。

可是他现在想要亲近楚睿,也真是自取其辱,异想天开了。

可到底生疏了这么久了,楚雄竟然一时间也觉得有些尴尬,尤其是见到楚睿冷冷的神色,他更是不知道该开口说什么好了。

楚雄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当然,也是怕说错了话,让楚睿不高兴。

可到底对于楚睿来说,楚雄这样子,不过是白白遭人嫌弃罢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楚睿皱眉问道。

“睿儿,你和沈卿瞳的亲事,还是取消了吧。”思量再三,楚雄到底开口说道。

他真的觉得沈卿瞳配不上楚睿。

最开始的时候,他倒是觉得这门亲事着实不错,可现在看来,的确是不合适。

若是跟陛下纠缠不清,沈卿瞳哪怕是九天玄女下凡,这样的女子也不能娶进门来的。

楚睿都被楚雄这话给气笑了,他真的不知道楚雄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能说出这番话来,让他不要娶沈卿瞳,这真的是一场笑话。

“郡王爷这话,不觉得有些多余吗?”楚睿冷冷的说道。

楚雄却不在意楚睿用这种态度来对待他。

他承认,沈卿瞳各方面条件都十分优秀,容貌更是一等一的好,楚睿喜欢,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可这是娶正妻啊,若是将来跟陛下对上了,且有的苦头吃呢。

楚雄必须要明明白白的讲清楚。

不能让楚睿以后后悔。

“睿儿,你不明白,这沈卿瞳和陛下的事情,本王也是有所耳闻的,这就证明是所言非虚的,你如果坚持要娶沈卿瞳为妻,可想过将来的麻烦吗?”楚雄劝道。

他根本就无事楚睿的脸色,反倒是继续说下去,:“这陛下看上的女人,如何能逃出陛下的五指山呢,陛下对你信任有加,他让你娶沈卿瞳的目的,也许就是明着将沈卿瞳许配给你,然后暗度陈仓的,你可是堂堂七尺男儿,如果真的被将来的妻子带了绿帽子,你能受得了吗?”楚雄问道,听楚雄这意思,仿佛这件事已经成了定局一样。

楚睿听了这话,差点没被楚雄给气死。

他觉得楚雄说的这些话,也实在是太天方夜谭了。

根本没有影儿的事情,楚雄说的就好像真有其事一样。

“既然郡王爷都把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我也就有话直说了,娶不娶沈卿瞳,你说了不算,而且这件事也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们都没有资格插手。”楚睿毫不客气的说道。

楚雄气的七窍生烟,没想到楚睿会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你这是怎么说话呢,你怎么这般不识好歹呢,本王也是一番好意,你真的不在乎自己头顶发绿吗?”楚雄没好气的说道。

他就不信楚睿不在乎。

“郡王不必说这样的话,我和瞳儿之间的事情,你不会明白的,我的事情,请你不要插手,也请你管好赵氏,否则的话,我绝不客气。”楚睿说的十分坚决。

楚雄更是生气,:“你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你母妃也是为了你好啊,她若是存心捣乱,本王自然不会饶了她,可是她说的话,虽然不是百分百作准,可到底陛下和沈卿瞳也不是那么清白的。”

楚雄即便不相信赵氏,也还记得,从前听到的陷害,永安帝,是对沈卿瞳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的。

这一点却不会错。

一个是非这么多的女子,娶进来,绝非幸事。

“她是不是为了我好,我心中自然明白,如果你不同意我娶瞳儿,那也没事儿,我自然会请陛下来主婚,有没有你,都无所谓。”楚睿丝毫都不在意。

“你这话什么意思?”楚雄有些不解。

“我会昭告天下,将当年祖父分家的文书让大家都知道,也让众人都知道知道,咱们楚郡王府从祖父过世的那天起,早就内部分家了,整个东院,甚至我这个楚郡王世子,都和你楚郡王没有任何的关系,咱们从来都是各走各的路,哪怕关起门来,也是个过个的日子。”楚睿淡淡的说道。

老楚郡王很早就已经做主分家了。

过世之前,更是将所有分家的文书,证明,都交给了楚睿,其实现在楚睿和楚郡王府实在是也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虽然外人都以为楚郡王府和楚睿还是一体的。

可殊不知,关起门来,早就是两家人了。

“你什么意思,你是要彻底的分家,要公开吗?”楚雄有些担忧的问道。

“对,既然你不愿意履行你该承担的义务,那我自然也没必要在自欺欺人了,咱们本来就没有什么瓜葛了,当年祖父对你说过的话,你都不记得了吗?”楚睿反问道。

楚雄也是有些发懵,不知道楚睿指的是什么?

“看来你是真的不记得了,我年幼的时候,你是如何待我的?好几次,赵氏都企图要我的性命,你不但阻止,还百般的维护,有这事儿吗?”楚睿质问道。

楚雄也是有些脸红,这事儿自然是真真切切的。

楚睿从小也是没少受到赵氏的迫害。

老王爷和孙嬷嬷总是有顾及不到的时候。

楚睿也是几次三番死里逃生。

有一次,赵氏给楚睿下毒,证据确凿了,也幸亏楚睿机敏,没有喝那有毒的汤羹,反倒是一个小厮嘴馋,喝了汤羹,结果毒发身亡了。

这算是证据确凿了,这汤水就是赵氏让人送来的。

老王爷肯定是怒气冲天,就去找楚雄和赵氏算账了,让楚雄休了赵氏,这样毒如蛇蝎的恶女人,如何配做楚郡王妃呢。

可赵氏却信口雌黄,颠倒黑白,说楚睿故意在汤羹了下毒,毒死了自己的小厮,然后陷害她,否则的话,为何死的人不是楚睿呢?

老王爷气的拔剑要杀了赵氏。

可楚雄却为赵氏据理力争,句句都是偏心赵氏的。

那个时候,楚睿也已经七八岁了,早就懂事了。

他正好偷偷的跟着老王爷,所以就在门外,里面发生的一幕,他全部都记得。

尤其是楚雄说的那些话,:“一个不祥之人,扫把星,天煞孤星,一出生就克死了自己的亲娘,这样的人留在世上何用啊,到不如早死早超生,也省的让人看到了厌烦。”楚雄提到楚睿的时候,根本不像是在说自己的儿子,反倒是像提到仇人一样。

老王爷气的都想杀了楚雄。

“你这个糊涂东西,竟然这样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你就不怕将来他不认你吗?”老王爷狠狠的说道。

“父亲,本王从来没把那个天煞孤星当儿子,本王已经有昊哥儿和覃哥儿,至于他是死是活,本王根本不在意,父亲,你若是疼爱这个孙儿,您尽管去疼爱,也别强人所难啊,本王从前找高人给他批过命格,他这命硬的很,可别回头克着了父亲,父亲可别后悔。”楚雄满不在乎的说道,对楚睿,根本就是半点都不在意的。

“你,你这个畜生,如何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什么高人,你真是个眼盲心也盲的,你一直都将儿媳妇的死怪到睿儿头上,不过也是想要逃避责任罢了,实际上,儿媳妇是被你给气死的,和睿儿无关。”老王爷提到水涟漪的死,更是觉得心酸。

若不是楚雄喜新厌旧,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让水涟漪伤了心。

而赵氏又使阴招,刺激到了水涟漪,让马上就要临盆的水涟漪动了胎气,如何会难产而亡呢,这跟初日有什么关系,楚睿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罢了。

“父亲若是不信,尽管去靠近那天煞孤星就是,反正本王是不会拿着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楚雄根本就不信老王爷说的话。

老王爷也无可奈何,不过他是一心想要惩处赵氏。

可楚雄却说,赵氏到底也生了三个孩子了,并且也是郡王府的主母,若是赵氏死了,这三个孩子可就是没娘的孩子了,岂非可怜到了极点。

而且楚雄也是死皮赖脸的护着赵氏,不惜同老王爷作对到底了。

最后气的老王爷离开了,当时老王爷一出门,就看到了楚睿。

楚睿已经有七八岁了,刚刚差点经历了生死劫,现在却很是淡定的站在门外。

老王爷也吃了一惊,不知道楚睿到底听到了多少,尤其是方才楚雄说楚睿的那些话,真不是人说的。

“睿儿,你没事吧。”老王爷赶忙拉着楚睿问道。

楚睿很淡定的摇了摇头,:“没事。”他却直接从容不迫的走了进去。

老王爷也是不放心,就跟着进去了。

楚睿从小跟着老王爷习武,如今虽然七八岁,可是看着也跟少年无异了。

他的眸光冷冷扫视着楚雄和赵氏二人,也许是这样的眸子太冷冽,竟然把两个成年人也吓了一跳。

“臭小子,你干嘛?”楚雄问道。

楚睿二话没说,从腰间取出佩剑,直接刺进了赵氏身边一个丫鬟的身上,而且一剑刺进了心脏。

那丫鬟连哀嚎声都没来得及就直接毙命了,死之前眼睛睁的大大的,根本就没反应过来,这是死不瞑目啊。

赵氏和楚雄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死了。

尤其是赵氏,怎么也没想到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当着她的面儿,就杀了她的心腹,而且是最贴心的心腹啊。

“汤羹就是这个丫鬟送来的,当时还非要看着我喝下去,是我让人将她丢出来的,我的人死了,她也赔命才是。”楚睿的声音冷冷的,但是也淡淡的,仿佛死一个人对他来说,丝毫任何的情绪。

赵氏却吓得哇哇大叫,尤其是看到楚睿,就像看到鬼一样。

“如果再有下次,死的人,绝不是一个丫鬟。”楚睿再一次开口说道,声音更是森寒,足已冰封千里。

而楚雄和赵氏,都觉得冷到了骨头里一般。

他们谁也没想到一个如此年幼的孩子,竟然有这样的魄力,真的是太恐怖了。

赵氏吓得躲在楚雄身后。

连楚雄的脸色也变了。

而楚睿却向着二人处处紧逼。

“父亲,你赶紧管管这小畜生啊,难不成你要看着这小畜生弑父杀母不成?”楚雄高声喊道,也当真是怕了。

果然是个天煞孤星,楚雄虽然心里害怕,可是却更加厌恶楚睿了。

老王爷自然不能看到楚睿弑父了,当然,其实对于楚雄,老王爷也不太在意了,可是到底也是为了楚睿着想的,若是楚睿真的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那么他也就真的完了,以后不管是名声,还是未来,都没有了。

“睿儿,你冷静一些。”老王爷赶紧上前劝道,生怕楚睿一时糊涂,真的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来。

“祖父,你不必担心,我不会做傻事的。”楚睿说道,和老王爷说话的时候,楚睿的语气就温软了好多。

“那你要做什么?”老王爷十分担心的问道,看着楚睿这样子,也的确是有些吓人的。

楚睿笑了笑,看了一眼自己带血的佩剑,然后从身上取出了绢帕擦拭干净。

他掀开自己的手臂。

狠了狠心,剑气一挥,竟然硬生生将自己手臂上的一块肉给削下来。

顿时整条手臂,血一下子就涌出来了,地板上都被打湿了。

老王爷吓坏了,怎么也没想到楚睿会做这样的事情,顿时大吼着就过去了,:“睿儿,你这是做什么?你这孩子,怎么可以这样残忍的对待自己呢?”

楚睿痛的脸色都发青了,五官扭在一起,都变形了。

他冷汗直冒,但是却没有掉下一滴眼泪啊。

他眸光灼灼的看着楚雄,:“古有哪吒削肉还父,削骨还母,今日,你我父子之情,就此了断,我再也不欠你什么,你也再不是我的父亲。”楚睿一字一句决然道。

楚雄也被楚睿给吓到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他自然也没想到楚睿的气性这么大,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他看到地上楚睿都手臂上削下来的肉,顿时觉得两眼发黑,想要昏过去的感觉。

而此刻赵氏却很不争气的大叫了一声,然后就昏过去了,她是真的受不了这个打击了。

楚睿说完这话,也支持不住了,两眼一黑,往后倒去。

却被老王爷给抱住了。

老王爷此刻恨得咬牙启齿的。

恨不得直接杀了楚雄,可现在他的心思也不在楚雄身上,连忙抱着楚睿离开了。

后来,楚睿调养了几个月,手臂就算完全好了,可是却留下了一个碗大的疤痕,是怎么也挥之不去的。

也是从那天开始,楚睿再也没有交过楚雄父亲,都是称之为楚郡王或者郡王爷,再或者,就是直呼其名了。

这件事,当年对楚雄的震撼也是非常之大的,可是过后,楚雄慢慢的就忘记了,应该是说,他潜意识里,也是很排斥这件事的发生的。

所以到了今时今日,他已经完全忘记这件事了。

楚睿却不会忘,而且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

“看你这样子,似乎对当年的事情,真的不记得了吗?”楚睿看楚雄完全是一头雾水的样子,只觉得很好笑。

当年的事情,将他弄的遍体鳞伤,更是将他的心,伤的透彻。

尤其是他在窗外听着楚雄说的那些话,简直犹如刀刀凌迟着他的心。

他当年只是一个七岁多的孩子,从小他一直都知道父王不喜欢他。

从他出生到七岁大的时候,楚雄从来没抱过他一下,反倒是整日里抱着楚昊和楚覃,父子三人其乐融融的画面,楚睿见得太多了。

他小时候也是渴望父爱的。

可是越渴望,就越得不得。

楚雄很多次,故意当着他的面儿,跟楚昊和楚覃父子三人玩闹,那时候,楚睿的心,痛的死去活来的。

可最痛的那一次,就是他在窗外听着楚雄是如何看待他的。

也是从那一刻开始,他彻底的死心了,心冷了,再也不会当楚雄是父亲了。

他的心现在又冷又硬,也是全拜楚雄所赐。

“你在说什么?”楚雄问道。

楚睿微微勾了勾唇角,然后掀开了自己衣袖,露出了左臂。

左臂上一个碗大的疤痕露了出来。

而当他露出这疤痕的时候,楚雄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无比,也是异常难看。

那一段尘封的记忆,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仿佛楚睿挥刀自残的事情,就是昨日发生的事情。

“你,睿儿,你还记得?”楚雄更是觉得局促不安,这怎么也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他真的不记得了,可是却没想到楚睿,还记得一清二楚。

都说这父子没有隔夜仇,这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楚睿还没忘记吗?

“你认为我会忘记吗?”楚睿反问道。

“这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你何苦还记着呢,当年,我承认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说那些话,可我那时候也是糊涂啊,才会胡言乱语的,你到底是我的亲生儿子,我如何会不能疼你呢?”楚雄连忙说道。

这话可谓是虚伪至极了。

当年的话,还言犹在耳,这辈子,楚睿都不会忘记,如果不是楚雄对他如此残忍,他想必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呢

他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每一次撑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想到楚雄对他的伤害,他对自己说,一定要变得强大,一定要足够强大,最后优秀,才能俯视这些人。

现在,他也做到了。

楚雄不就是屈服在他的强大之下了吗?

“楚雄,你说这话,真的不觉得羞耻吗?当年赵氏是如何害我的,你又是如何维护赵氏的,你说过,我不是你的儿子,我是天煞孤星,楚昊和楚覃才是你的儿子,你不会不记得吧,我和你的父子之情,早就了断了,其实过去的事情,我本来也不想提的,我今日提起这些事,只是想告诉你,我的事情,你不要插手,你也没资格插手,我对你,真的没有半点亲情,你如果惹恼了我,我对你同样不客气,不会留半点情面的。”楚睿清楚明白的说道。

“睿儿,你当真要如此绝情吗?”楚雄满脸失望,同时心里也是一阵绞痛,真的没想到楚睿会说这样的话。

“我绝情,郡王爷记性不大好吧,当年到底是谁绝情,是你清楚的说,我不是你的儿子,你也从来没把我当儿子看待的,怎么现在,有想要提父子之情了,到底是谁绝情不要脸啊!”楚睿冷冷的回道。

真是觉得楚雄是异想天开了。

这父子之情,当年他说不要就不要,现在想要了就要,这感情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吗?

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啊。

“我知道,当年是我错了,都是我糊涂,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可睿儿,你给父亲一个机会补偿你可以吗?”楚雄有些懊恼,似乎对当年的事情十分的悔恨。

“楚雄,你扪心自问,你当真是觉得当年做错了,还是觉得现在的我,不是你能敌对的了的,你想要废黜我世子之位,也是做不到了,又觉得我如今在陛下跟前儿得脸,以后可以将楚郡王府发扬光大,所以才会想要跟我叙父子之情,你当真以为自己的心思,我看不透吗?”楚睿丝毫不顾及楚雄的脸面,将事情全都和盘托出,把楚雄的脸面给扒的一点儿不剩。

当然,楚睿说的话才是最重要的原因,否则的话,楚雄肯定还是要支持楚昊的。

只是楚雄后来明白,不管他怎么努力,也撼动不了楚睿的地位了,不得已而为之吧。

“睿儿,你误会了,你是嫡长子,这世子之位,还有将来这郡王府都是该是你的,虽然我如今是楚郡王,可这爵位,早晚也都是你的啊。”楚雄干笑着解释道。

“这话是不差,这爵位自然该是我的,你若是安分守己呢,这楚郡王你就多做几年,你若是在胡搅蛮缠来管我的事儿,你信不信,这楚郡王你就做到头了。”楚睿警告着说道。

他也是真的不耐烦了,不想在和楚雄废话了,说了这半天了,还没说道重点。

“你什么意思?”楚雄警铃大震,不知道楚睿到底要做什么,不过他也看出来,他这父王,在楚睿心里,真的是半点地位都没有了,估摸着连楚睿身边的下人都不如,不,应当说是连一个陌生人都不如的。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记住我的话,我绝对不是在吓唬你的,今日来,是来下聘,商议婚期的,待会儿回去之后,你好好的管好赵氏,若是把今天的事情给做圆满了,就你好我好,大家都好,若是再有任何的纰漏,只怕你和赵氏都承担不起这个后果!”楚睿狠狠的警告着说道。

他也是真的烦了,半天了,楚雄还在追问要他要做什么,他都恨不得一剑挑了楚雄。

“你为什么就非得要一条道走到黑呢,即便你心里不把我当父亲了,可是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啊,你就非要和沈卿瞳纠缠不清吗?即便我从前有对不起的地方,可是在这件事情上,我绝对没私心。”楚雄大义凛然的说道。

他这话说的倒是发自肺腑的。

他真的是没有半点私心的,全都是为了楚睿着想。

他不能眼看着楚睿为了一个女人毁了自己的前途啊。

“够了,我不想在听你废话连篇了,你若是不愿意做,大可以带着赵氏走人,我也不需要你。”楚睿冷冷的拒绝道。

“睿儿,我真的是为了你好,像沈卿瞳这样不贞不洁的女子,真的配不上你!”楚雄再一次说道。

而楚睿却彻底的发怒了,直接走过去,两手揪住了楚雄的衣领,直接把楚雄给提溜起来了。

“我警告你,不要在侮辱瞳儿,你若是再敢说瞳儿的半句不是,你绝对不会再对你客气,你是不是真的不想活了!”楚睿的语气阴森恐怖,那样子,简直就是想要楚雄的性命。

而楚雄也真的是被楚睿给吓住了,完全没反应过来。

他怎么都没想到楚睿会这样对待他。

虽然楚睿嘴上口口声声的说不认他这个父亲,可他始终是楚睿的父亲,这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可现在看楚睿的样子,真的是想要他的命的。

“你,你放我下来,你真的要弑父吗?”楚雄都有些结巴了。

楚睿见楚雄这个德行,真的也是懒得搭理楚雄,直接就把楚雄给丢在地上了。

“赶紧说,你到底想如何?如果不照着我说话做,就赶紧滚蛋!”楚睿毫不客气,很烦躁的说道。

他是一句废话也不想跟楚雄说了。

“我答应你就是了,可是你真的想好了吗?”楚雄不得不屈服在楚睿的威严之下,经过此番,他也深深的知道了,他根本就做不了楚睿的主,而且也说了不算啊。

连楚郡王府,只怕以后他也当不了家,做不了主了。

“废话连篇,赶紧走。”楚睿直接揪住了楚雄的衣领,将楚雄给拉出去了。

楚雄此刻也是心力交瘁啊。

他原本还想着,楚睿怎么也是他儿子,他扶持楚睿,将来慢慢的,父子二人的感情也就回来了,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他异想天开啊。

楚睿根本没把他当父亲啊。

根本就把他当成个陌生人,连陌生人都不如。

楚雄心里悲哀无比,可是却无可奈何,现在楚睿的翅膀硬了,他根本就奈何不了楚睿。

二人回到了正房。

楚雄的脸色虽然不好看,但是到底也没露出些什么来。

幸好刚才的事情只有他们二人知道,若是被别人知道了,他只怕也是羞愤致死了。

楚雄拱了拱拳,对沈之信说道,:“沈侯,方才是本王唐突了,没有查清楚,就胡乱说话了,请沈侯不要计较。”

沈之信没想到,二人谈了一番,这楚雄立马就转变了风向了,这楚雄莫不是墙头草吗?

真的是两边倒吗?

沈之信平生最看不得的就是这种人了。

于是乎,楚雄在他心里的印象更是一落千丈,直接跌落谷底了。

“楚郡王这话何意,方才不是说要取消婚事吗?”沈之信问道。

“是本王一时想差了,方才和睿儿谈过了,知道是一场误会了,本王给沈侯和沈小姐赔罪了。”楚雄拱手说道。

沈之信倒是没想到楚雄会大大方方的赔罪。

这到底还算是有个认错的态度。

只是沈之信到底是不甘心的,也不能任由赵氏这样羞辱沈卿瞳吧。

“可本候认为,这亲事还是算了吧。”沈之信却开口说道。

“这是为何呢?”楚雄忙问道,他也是怕了楚睿了,若是今天这亲事真的黄了,楚雄觉得楚睿可能会把整个楚郡王府都弄的翻天覆地的,他可是真的受不了这个刺激啊。

“本候也看出来了,这郡王府似乎对小女意见颇大,小女虽然不才,也是本候的心头肉,在侯府也是金尊玉贵,娇生惯养长大的,不能到了你们郡王府反倒是要受委屈吧。”沈之信质问道,并且眸光轻轻的略过赵氏,很明显,就是绝对不和赵氏善罢甘休。

如果楚郡王府想要结亲也可以,但是必须要给个说法,不能任由赵氏这样空口白眼的污蔑人,而且还这般的羞辱沈卿瞳。

断然是没这个道理的。

楚雄自然也听明白了,他白了赵氏一眼,说到底,都是赵氏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惹出来的事端。

他真的是脑子有坑了,才会相信赵氏能痛改前非,这赵氏分明就是来侯府找事儿的,现在闹成这样,可该怎么收场啊。

罗侧妃一言不发,楚灵就待在罗侧妃身边,十分安静,她们母子都是十分进退有度的,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现在这种时候,就不该说话,所以就安安静静的看戏就是了。

赵氏也不是真的笨的不透气,自然也听出来这意思了。

合着都是冲着她啊。

她也是一时间愣住了,没想到楚睿和楚雄谈过之后,楚雄就完全改变了之前的说法。

这也是让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啊。

“凭什么都把错处推到我头上啊,我哪里错了啊,这错的人根本就是沈卿瞳,宫里都传的沸沸扬扬的,说沈卿瞳被陛下当做了正戚夫人临幸了,为此,连皇后娘娘都遭了斥责了,正戚夫人也被禁足自己宫里了,这根本就是事实,沈卿瞳早就不贞不洁了,我把事实说出来,也是为了大家好啊,为何你们一个个都不明是非呢!”赵氏心急火燎的说道,她也是快要呕死了。

“你们若是这样不明是非,将这责任推到我身上,那我今日还不如以死明志!”赵氏恶狠狠的说道。

“那你就去死啊!”楚雄到底是按耐不住,对着赵氏怒吼道,眼中的怒火似乎要把赵氏给活活吞噬掉一半,他真的忍无可忍了,这个疯女人,他真是追悔莫及,就不该让这个疯女人一起到侯府来的,他真的是脑袋被门挤了,才会相信这个疯女人的。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看着她吊死拉到了。

喜欢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请大家收藏:(www.wstxt.com)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舞神电子书更新速度最快。

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最新章节 - 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全文阅读 - 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txt下载 - 宝贝鹿鹿的全部小说 - 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 舞神电子书

猜你喜欢: 农门春色重生之嫡女为谋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京门风月穿越成小官之女帝后世无双簪中录妻凭夫贵重生之皇后朕错了赠君一世荣华盛世嫡妃锦娘惟愿兄长不多情快穿之攻略男主99式天机皇妃,暴君的女人锦桐穿到古代当名士下堂妻的悠哉日子男主都是我徒弟[快穿]惊世毒妃农家老太太嫡女重生记燕燕于飞,远送于南绾青丝薄荷荼靡梨花白邪王专宠:毒妃,别乱来!
完本推荐: 种田之天命福女全文阅读重生之夏奕颖的幸福人生全文阅读医婚霸道,总裁妻人太甚全文阅读随身空间之农女是特工全文阅读会穿越的外交官全文阅读执行团——逆位之战全文阅读归来之我要定你全文阅读有匪全文阅读锦善良缘全文阅读图灵密码全文阅读我还没摁住她全文阅读[综红楼]重生后黛玉发现她被坑了全文阅读乡村之王全文阅读我们生来就是为了含辛茹苦全文阅读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全文阅读扶摇皇后全文阅读你想笑死我好继承我的表情包吗?全文阅读(快穿)少年你图样图森破全文阅读原配逆袭指南(快穿)全文阅读[位面]龙族小姐进化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超级学神快穿攻略:禁欲男神,强势宠儒道至圣全球高武技能生成器三生物语之忘川谣道门法则九阳帝尊片片秋叶情网游之仙佛全球入侵计划英雄无敌之穷途末路寒门状元安魂巧女末日轮盘英雄联盟:冠军之箭最强弃兵魔门败类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诡神冢东风飒飒杨花漫不灭战神我从凡间来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快穿:我只想种田绝代神主杀仙传燕燕于飞,远送于南至尊毒医:倾城无双重生空间八零小军嫂

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txt下载手机版 - 宝贝鹿鹿的全部小说 - 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 舞神电子书移动版 - 舞神电子书手机站